最新公告: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特别声明

禁毒白皮书

网站首页 > 药物滥用监测 > 禁毒白皮书
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

前 言

    2016年,在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下,国家禁毒委员会组织各地区各有关部门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关于禁毒工作系列决策部署,以开展禁毒人民战争为主线,以落实禁毒工作责任为核心,以创新禁毒体制机制为动力,全面深化各项毒品治理措施,各项禁毒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大力开展“4·14”打击制毒犯罪专案工作,严厉打击了制造合成毒品犯罪活动;创新完善“5·14”堵源截流工作机制,有力遏制了毒品入境内流;集中打击网络涉毒违法犯罪活动,有效遏制了网上涉毒问题快速蔓延;深入实施“6·27”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程,有效减缓了新吸毒人员滋生;积极推进“8·31”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程,有效减轻了毒品社会危害。深入开展禁毒重点整治工作,改变了一些地方毒品问题严重的状况。2016年,全国禁毒部门破获毒品刑事案件14万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6.8万名,缴获各类毒品82.1吨;查获有吸毒行为人员100.6万人次,其中登记新发现吸毒人员44.5万人;依法强制隔离戒毒35.7万人、责令社区戒毒24.5万人次、社区康复5.9万人次。

    经过持续开展禁毒人民战争,中国毒情形势保持稳定,毒品蔓延势头总体可控,没有发展成为影响社会大局稳定和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重大社会问题。但是,中国面临的国际国内毒品形势仍然严峻、复杂。当前全球毒品问题持续泛滥。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全球有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涉及毒品贩运问题,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存在毒品消费问题,2.5亿人沾染毒品。在毒品问题全球化背景下,世界范围毒品泛滥对中国构成重大威胁和严重影响。特别是“金三角”、“金新月”等境外毒源地向中国毒品渗透仍不断加剧,中国国内制造合成毒品问题仍较突出,毒品贩运活动持续高发多发,毒品消费市场特别是滥用合成毒品规模持续扩大,毒品社会危害依然严重,总体上毒品问题仍呈快速蔓延的趋势。

(发布会现场)

一、毒品滥用

    2016年,全国吸毒人员总量仍在缓慢增长,以海洛因为主的阿片类毒品滥用人数增势放缓,以冰毒、氯胺酮为主的合成毒品滥用人数增速加快,滥用新精神活性物质有所发现,呈现出传统毒品、合成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质叠加滥用特点,毒品滥用结构发生根本变化。

——吸毒人员总量缓慢增长,青少年人数增幅同比下降。截至2016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50.5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同比增长6.8%。其中,不满18岁2.2万名,占0.9%;18岁到35岁146.4万名,占58.4%;36岁到59岁100.3万名,占40%;60岁以上1.6万名,占0.7%。2016年,全国新发现35岁以下吸毒人员占新发现吸毒人员总数比例同比下降2.6%,新发现35岁以下吸毒人员同比下降19%,查获35岁以下青少年吸毒人数同比下降4.1%,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成效初显。

——毒品滥用种类多元并存,合成毒品滥用规模居首位。在全国现有250.5万名吸毒人员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51.5万名,占60.5%;滥用阿片类毒品人员95.5万名,占38.1%;滥用大麻、可卡因等毒品人员3.5万名,占1.4%。2016年,全国新发现吸毒人员44.5万名,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占81%,滥用海洛因等阿片类毒品人员占15.8%,滥用大麻、可卡因等毒品人员占3.2%。2016年,全国查获复吸人员60万人次,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占62%,滥用阿片类毒品人员占37.4%, 滥用大麻、可卡因等毒品人员占0.6%。全国查获复吸人员已由过去以滥用阿片类人员为主转变为滥用合成毒品人员为主。

——新精神活性物质国内滥用增多,大麻等其它毒品滥用问题凸显。2016年,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从各地送交的检测样品中,发现22份可直接吸食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反映出新精神活性物质在中国已存在滥用人群,主要是在娱乐场所滥用。全国现有滥用大麻人员1.7万名,其中2016年新发现滥用人员4836名,个别地方出现有组织聚众吸食现象。山西等地存在滥用甲卡西酮问题,内蒙古等地存在滥用土制海洛因问题,部分地区存在青少年滥用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的止咳药水问题。

二、毒品来源

中国毒品来源于境外毒品输入和国内毒品制造,主要种类包括以海洛因为代表的阿片类毒品、以冰毒片剂、冰毒晶体、氯胺酮为代表的合成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质。海洛因和冰毒片剂主要来源于“金三角”地区,“金新月”海洛因、南美可卡因也有部分流入。中国国内非法制造的冰毒晶体、氯胺酮以及新精神活性物质问题严重,既流入国内消费市场,也输出境外,个别地区非法零星种植毒品原植物问题仍有存在。

(一)境外毒品来源

——“金三角”地区毒品产量增长,仍是中国海洛因和冰毒片剂主要来源。据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与缅甸中央肃毒委员会、老挝禁毒委员会合作开展卫星遥感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6年生长季,缅甸北部地区罂粟种植面积66.5万亩,与上一季同比增长3.7%,可产600多吨鸦片或制成60多吨海洛因;同时,该地区冰毒片剂年均产量远大于海洛因产量。老挝北部地区罂粟种植面积为8万亩,与上一季同比增长13.7%。据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检验数据分析,全国禁毒执法部门在批发环节缴获的“金三角”海洛因、冰毒片剂分别占同期国内缴获海洛因、冰毒片剂总量的95.2%和87%。

——“金新月”仍是全球最大的鸦片和海洛因产地,向中国渗透入境时有发生。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阿富汗禁毒部联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阿富汗罂粟种植面积301.5万亩,同比增长10%,鸦片总产量约4800吨,可制成海洛因近500吨。2016年,中国破获“金新月”海洛因走私入境案件22起,缴获“金新月”海洛因24公斤。

——南美可卡因贩运案件仍有发生,主要流入中国广东和香港。2016年,中国破获可卡因走私案件64起,缴获可卡因430.6公斤。非洲、南美洲及中国香港籍人员通过物流寄递、旅客箱包夹藏方式走私可卡因入境或过境中国,最终目的地多为广东和香港。截至2016年底,全国累计登记滥用可卡因人员394名。

(二)国内毒品制造

——国内制造合成毒品犯罪突出,制毒区域规模明显扩大。2016年,全国破获制造毒品案件583起,捣毁制毒窝点438个。全国破获制毒类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132起,其中,缴毒量吨级以上制毒案件33起,同比上升106%,缴毒量百公斤级以上制毒案件78起,同比上升32.3%。经过打击整治,广东、四川等地制毒蔓延势头得到一定程度遏制,制毒活动不断向内陆其他地区转移。2016年,国内有26个省市区破获制毒案件。

——国内制毒物品流失问题突出,非列管化学品大量流入制毒渠道。2016年,全国破获制毒物品犯罪案件444起,缴获制毒物品1584.6吨,其中一类易制毒化学品305.43吨,同比增加75.5%。制造、运输、买卖制毒物品组织化、职业化特点明显,一些地方出现制毒物品供应商,专门成套供应制毒设备、原料和辅料。制毒物品品种替代更新快,非列管化学品用于制毒问题突出。受境外制毒原料需求增大的影响,国内易制毒化学品走私出境风险加大。

——制造走私新精神活性物质问题突出,未管制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开始出现。2016年,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在各地送检的样品中共检出1529份新精神活性物质,主要为卡西酮类、合成大麻素类和芬太尼类物质。2015年10月中国增列116种新精神活性物质之后,管制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制造走私问题得到遏制,但不法分子为规避管制,通过修改化学结构,不断创造新类型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有的不法分子向国外客户推荐新研制的类似结构替代品。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也在各地送检的样品中发现未管制的类似物质。

——国内大面积非法种植毒品植物基本禁绝,部分地区存在零星非法种植问题。2016年,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运用卫星遥感和无人机等科技手段,组织实施“天目—16”铲毒行动,加大发现铲除和打击处理力度,共破获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案件5578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345名;发现铲除非法种植罂粟84亩、116万株,同比分别下降70.9%和62%;发现铲除非法种植大麻147亩、139万株,同比分别下降92%和6%。国内大规模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基本禁绝。

三、毒品贩运

2016年,中国境内毒品贩运活动持续高发多发,国际贩毒集团和贩毒人员通过多种渠道将毒品贩运入境,国内贩毒团伙和贩毒人员与境外贩毒人员相互勾结从边境地区将毒品贩入内地,大宗贩毒、零星贩毒以及特殊人群贩毒、外流贩毒活动十分活跃,利用互联网通过物流寄递贩毒活动突出,贩毒活动与洗钱犯罪相互交织,贩毒活动的组织化、网络化、职业化、暴力化特点更加明显。

——重大贩毒案件持续多发,贩毒活动组织化特点突出。2016年,全国破获单案缴毒量公斤级以上毒品案件5458起,打掉制贩毒团伙5459个;破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961起,其中单案抓获20名以上毒品犯罪嫌疑人的案件190起、单案缴获20公斤以上毒品的案件19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员1.3万名,其中幕后组织策划者1138名。贩毒团伙的组织程度和犯罪能量明显提升,有的控制一方贩销网络和消费市场,有的与境外贩毒集团相勾结,形成跨国跨区域贩毒网络。

——跨国跨境贩毒持续高发,贩毒活动的国际化特点突出。受中国毒品消费市场的刺激,国际贩毒集团和贩毒人员向中国毒品渗透不断加剧,通过云南、广西边境地区贩毒活动突出。2016年,云南、广西禁毒执法部门缴获“金三角”海洛因6.6吨,占同期国内海洛因缴获总量的75%。外国籍人员在华贩毒活动呈增多趋势,非洲裔、南亚裔等国际贩毒集团向中国贩运“金新月”海洛因突出。2016年,中国破获外国籍人员毒品犯罪案件1481起,抓获外国籍犯罪嫌疑人员1876名,缴获各类毒品6.6吨。海上毒品走私活动明显增多。

——利用特殊人群贩毒屡禁不止,贩毒活动的区域性特点突出。境内外贩毒集团组织、雇用、操控怀孕和哺乳期妇女、急性传染病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重病伤残人、艾滋病携带者等特殊人群从事贩毒活动,国内四川、贵州等地以及缅甸等国特殊人群贩毒突出,区域性、家族化、流动性特点明显,反复性强,打击处理难度大。2016年,中国抓获本国籍涉毒特殊人员4576名、外国籍涉毒特殊人员782名。

——利用互联网贩毒快速蔓延,贩毒活动的隐蔽性特点突出。境内外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进行贩毒活动急剧增多,通过网上发布、订购、销售毒品和制毒原料,通过物流、寄递、国际邮件等渠道进行走私贩运,利用网络交易平台支付,加速了贩毒活动扩散蔓延,极大增加了贩毒活动的隐蔽性和发现查处难度。2016年,中国禁毒执法部门在网络扫毒行动中,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1万名,缴获毒品10.8吨、易制毒化学品52吨,清理删除非法涉毒信息1.2万条。

——武装贩毒案件时有发生,贩毒活动的暴力性特点突出。贩毒集团和贩毒人员暴力对抗程度加剧,枪毒同流、暴力抗法、武装护毒趋势更加明显,涉枪贩毒案件不断增多。2016年,全国破获涉枪贩毒案件446起,涉及全国29个省区市,广东、四川、贵州、云南涉枪贩毒活动高发。贩毒活动暴力程度加剧,缉毒执法工作风险加大。

——贩毒活动与洗钱犯罪联系紧密,贩毒活动的暴利性特点突出。贩毒集团通过贩毒获取巨额收益,通过金融机构、投资、贸易、地下钱庄等形式转移、清洗犯罪所得的趋势更加明显,执法部门查获涉毒洗钱案件不断增多。广东、江西、福建等地禁毒执法部门破获贩毒洗钱案件,追缴贩毒团伙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超过2亿元。

结 语

    面对严峻、复杂的国际国内禁毒斗争形势,2017年,中国禁毒部门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禁毒工作系列重要决策部署,紧紧围绕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创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的总目标,全面深入开展禁毒人民战争,全力开展“端制毒窝点、打贩毒团伙、控吸毒群体”禁毒打击整治行动,深入推进“4·14”打击制毒专案工作和“5·14”堵源截流机制、深化“6·27”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程和“8·31”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程,务实推进与国际禁毒组织和双边多边禁毒合作,进一步创新禁毒体制机制,完善毒品治理体系,从严从实从细抓好各项禁毒措施落实,坚决遏制毒品问题发展蔓延,努力开创禁毒工作新局面,为国际国内禁毒事业做出新贡献。

                               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2017年 3月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